退休一年多后 包钢党委原副书记孟志泉被查
来源:退休一年多后 包钢党委原副书记孟志泉被查 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9:29:22


1月至今,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认知有什么变化?

虽然本周早些时候,AMC影院的首席执行官亚当·阿伦建议在6月中旬重新开放本土院线,但是没有人能确定影院何时重新开放,也没有人能确定一旦影院重新开放,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真正恢复过去的上座率。好莱坞电影公司已将许多影片的上映时间推迟至今年6月至7月,预计还会有更多的变化,这些积压的影片,可能会影响到2020年下半年以及明年的档期安排。

由此牵引出的另一个影响因素是,在无症状感染者中可能存在“伪”无症状感染者。如文章开头所提,无症状患者可能是处于潜伏期暂未发病的患者,且与轻症的界线较为模糊,这意味着医疗机构对无症状感染者的鉴别,也会影响最终的占比。

随着对无症状感染者认知的进一步深入,以及相关数据统计及公开情况的完善,围绕占比问题的争议或许会减小。

无症状感染者收获第一轮集中性关注,大约在1月中下旬。在对聚集性疫情和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的排查中,零星的无症状病例被发现。

造成这种差异的可能因素之一,是各地病毒检测的力度。比如,在全球新冠病毒检测比例最高的冰岛,其总人口仅有36万人,但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人数在1万以上,其中约半数阳性者没有症状。

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认知与防控,是随着对新冠肺炎了解的深入而发生改变的。第三版至第六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相关内容的变化,反映了这一点。

无症状感染者的占比为何算不清?

同时,无症状感染者的临床状态变化,可能会使这一占比成为与“现有确诊病例”相似的动态化数值。在中国的疫情通报中,若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临床症状,他们即会被订正为“确诊病例”,并排除出无症状感染者的分类中。

从2月初至今,各省市曾零散地通报过无症状感染者的个案调查,从中不难看出此类患者的难以捉摸。